联系我们
咨询热线:

产品展示
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公司新闻 >

“熊基金”近两年惨不忍睹,大成、华商为何输得哑口无言

“熊基金”近两年惨不忍睹,大成、华商为何输得哑口无言
  • 产品名称:“熊基金”近两年惨不忍睹,大成、华商为何输得哑口无言
  • 产品简介:不是市场没机会,是给了机会抓不 H缓螅棺焱τ玻坏狼浮>軼ind数据统计,主动操作的股票基金和债券基金单位净值增长率排名中,大成和华商两公司的熊基金数量占比......

产品介绍:

不是市场没机会,是给了机会抓不住。然后,还嘴挺硬,不道歉。

据Wind数据统计,主动操作的股票基金和债券基金单位净值增长率排名中,大成和华商两公司的熊基金数量占比最大,可谓“盛产熊基大本营”。

今年前三季度只剩下一个交易日,市场排名大局已定,年初至9月27日,市场的系统性机会多多,上证综指、深综指和沪深300指数分别上涨18%、27%、28%;科创板开市,参与打新者的又赚一笔,公募基金伸展拳脚获利应该大有机会。

然而奇怪的是,有的基金却似乎没睡醒,错过今年“咸鱼翻身”的契机。

不管哪个平台,一给基金排名,他们就会来一句:“要看长远业绩,不要看眼前。”好吧,那我们看近两年如何?因为这样的周期,一般是基金公司考核基金经理去留的周期。连续两年排名靠后,基金经理一般会被换掉,有的甚至会被“炒鱿鱼”。

退一步说,如果两年都做不出成绩,自己还有脸继续混吗?

2018年各类型排名在后1/5,加上今年初以来排名仍在后1/5的主动基金,成为近两年垫底的熊基金。它们为什么这么衰?


我们的观察目标,不包括旗下基金数量过少的公司,就像一个新生儿,不好和学生们排队一样。

具体说,旗下主动基金产品数量高过业内平均值的公司,成为《全球财说》的观察目标。经过统计,大成和华商熊基金占比最高,并且,两公司熊基金覆盖较多品种,表明两公司各品种的基金都有短板。

爱拿“长跑”说事儿的公募基金,如果进入《全球财说》的熊基金榜单,以后不要把“我们倡导长期投资,不要看短期业绩”的借口挂在嘴边搪塞投资人了。

大成基金:熊基中的“战斗基”

大成旗下熊基金占比最多,公司旗下共有59只主动基金,却有8只熊基金,可谓“熊基高产户”,是熊基金中的“战斗基”。除了两只债基外,其余是偏股、灵活配置等股票基金。

大成景阳领先基金在公司产品中最熊, 2018业绩年处于后1/5,2019年干脆直接倒数第三,当偏股型基金年初以来平均盈利34%时,此基金只盈利2.61%,大幅跑输同类。


此基金今年重仓养殖类股票,是最大败因。在一季度时,养殖股并不是此基金权重最大的行业,基金的净值增长率尚可。

到了二季度就惨了,养殖股的股价大幅调整,这一板块却成为此基金第一大重仓股,基金净值大幅回落在所难免,但此时尚有近6%的盈利。

无奈三季度时重仓股再度走弱,微弱的盈利再度瘦身。已公布的最新基金份额对比2018年初,被净赎回40%。

能和大成景阳比惨的是大成竞争优势,也是被养殖股所伤,年初以来在偏股基金中倒数第三,绝对的难兄难弟。

面对不利局势,两基金在第二季度报告中还大言不惭地说:对下半年基金业绩依然有较强的信心。

实际结果是,在七八两个月内,这两只基金都遭遇下半年的开门黑,将上半年积累的可怜盈利消耗殆尽,在亏损线边缘挣扎。

大成竞争优势最新的基金份额对比2018年初,被净赎回79%。听上去,基金名字起得不错,只是不知竞争优势从何而来?

旗下熊基金数量如此之多,大成对投资人有何道歉的话要讲?公司将采取怎样的解决措施?《全球财说》向大成发函探寻垫底原因,探询未来促使基金走强的出路,但公司方面无言以对。

华商基金:熊基“遍地开花”为哪般
华商基金一向业绩不咋地,尤其近两年,因为死抱着军工股惨遭蹂躏,多只基金业绩一落千丈,总经理也因此抱憾下岗。

华商有6只熊基金,其中5只排名中后1/20。

华商旗下的熊基金不仅数量多,样式也花俏,涵盖了普通股票型、偏债混合型、混合债券型一级、混合债券型二级、短期纯债型和中长期纯债型基金。股基和债基均有,可谓“十八般武艺,样样稀松”。

当其他基金公司的总经理用“在排名前列各类基金中,都有我司产品身影”来表达自信和骄傲时,华商新任总经理,大概只能用“在各类垫底产品中都能看到我们的产品,它们都有巨大的提升空间”来自嘲兼表决心。


华商双债丰利A是公司旗下债券熊基金的代表。这只2014年成立的基金,2015年度曾获某报“一年积极债券型明星基金奖”,但只是昙花一现。

2017年和2018年,两位基金经理陆续从公司离职,新经理在2018年7月接手,其实是继承了一个烂摊子。

2018年的前6个月,华商双债丰利A单位净值亏损率32%,在同期同类基金中垫底,更跑输业绩基准近30个百分点。

按理说债券基金不该做的这般差呀!如此糟糕的业绩,源于华商双债丰利A两次踩雷。先是其重仓的“15华信债”出现暴跌,后又遭遇*ST凯迪的中期票据 “11凯迪MTN1”发生违约事件,2018年5月15日、22日,单位净值日跌幅均在9%左右。如此巨大跌幅,对于通常来说年化收益6%、7%左右的债基而言,无异于灭顶之灾。

在当年的第一、第二季报及半年报中,对前述巨大失误,华商公司及基金经理既无解释又无道歉,是有勇气无视?还是选择性忽略?

但基金持有人的荷包会随着净值下跌而变瘪,于是手上飞快赎回,脚下快步开溜。华商双债丰利A在2018年初时份额尚有16.25亿份,当年第一、第二季度末时,只剩下3.89亿份、3.48亿份,大部分已经被赎回。

按理说,2018年有历史遗留问题致使年度业绩急坠,这个意外过去之后,2019年可以崭新开局,应该雄起了,然并卵。

今年初以来,在同类基金平均盈利7%时,华商双债丰利A只盈利0.12%,不及零头,甚至输给了货基, 同类491只产品中,排在可怜的倒数第19。

论惨样,华商双债丰利A的难兄难弟,是华商消费行业这只普通股票基金。

华商消费行业从“华商民营活力”转型而来,2018年时巨亏41%,在全部285只基金中倒数第5。相对来说,此基金认错态度倒是比华商双债丰利A强,基金经理勇于承担责任,在2018年度报告中分析了亏损原因,称是因为:“仓位太高、行业偏离大、在相对高点加仓消费等”。

从嘴上分析,到实际见起色,显然还需要时间,今年初以来,此基金单位净值增长率又跑输同期同类平均值超过10个百分点,排名仍在后1/5。

很显然,华商旗下熊基金如此“遍地开花”,已经不是基金经理个人昏招所致那么简单了,公司方面也应有责任。出现如此多熊基金,根源在何处?对于这些熊基金,将采取怎样切实有效解决方案,尽快提升业绩回馈投资人?《全球财说》同样向华商发函探寻原因及未来出路,但公司方面保持缄默。

相关产品: